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网 返回首页

筷子的个人空间 http://www.sglpw.cn/?1961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6-10-23

热度 1已有 657 次阅读2016-10-23 22:58

【远方,很轻,只在梦中】
筷子
俯下一种依赖
只为重逢一轮满月
那些滑落脚边的幻像
如裂帛  如青裘
可以触摸 灵魂深处撩人的背影

打开阳光   打开突围的花香
一片春芽儿败下来
一盏灯不停翻转
有记忆的阴影凸显
呼唤下一次
呼唤一只蝴蝶美丽的身影
紧紧裹住泛绿的背面
只为 封缄一条河 抬高的躯壳

【一簇金针突然死去】
筷子
 
如复活的剧情
重复念叨着一些邪恶的词
一个名字开始在口中摇荡
‘一定要砍下一些过往的影
不让梦重复悲痛’
僵直中
寻找下一个走向
剧烈间
感到突然 衰老
【春天,被一个怀抱融化】

筷子

故乡的月躲进深夜
像摇晃的酒杯
更深的陷逬一些残缺的香里
象一条洁白的路
亮出骨头
亮出一根瘦弱的绳
亮出了心中众生的乱象
不小心拨出
就纷纷跌倒在脚下
 
【角色】
筷子
企望
一场雨,
浇透我的村庄
浇透来回奔跑的眸子
浇透一张干裂的嘴
沉闷中跑出很多野兽
继续搜刮一张自画像
就像一尾鱼淌出的话题
被寒冬滞固成思念的病根
【一滴水,在荒凉的梦中醒来】
筷子
如沉睡的北风,
吹疼了去年飘过头顶的眼神。
埋下一些锈迹,
甩响内心  尖锐的寒,
贫瘠的土地上,
再也留不住一双清澈的眼。
一些白发利索的穿过村庄,
停在一副老花镜前。
那些遗失的情思,
以荒凉的姿势,
呆滞
枝头的冷,
一半顺着时针,俯首在地。
一半摊开芒刺,
密密麻麻晃痛了紧闭的生活。
你在奔跑中,喊醒了一些远去的脚印。
 
【对乡音感到一阵阵陌生】
筷子
1
忽略了很多年
乡村已被小车包围
一些腆着大肚的青年人
逐渐冷却在我的左手上
那些久违的往事
如枯井里爬出的目光  
苍老
一些喧闹已远去
还有一丛陌生的目光躲在暗处
企图唤醒右手攥紧的童年
2
难以捉摸的乡音
如荒野上 啃掉了昨日落花的斑痕
由此敲下的踪影
正抽打着阳光
我还是肩扛锄头
偎依一个独行者的足迹
在岸边虚掩

【今天有雨】
筷子
手中的画笔,怀抱一枚枯叶
如一个偏方 游走在更加离乱的宿命里
你疯跑过童年
枕上饱经风霜的脚印
能否为疲惫的青春,筑一个巢
只见一束目光,在城市慌乱的上空盘旋
一点点隐藏这背后的无奈
 
【一道失血的伤口】
筷子

一些足迹散落山间
一些绣迹, 隐去刹那间重叠的心声
泪水,如一具棺木 沉重
一些疼痛,加速一个影子 腐蚀
我在河边深藏的抓痕
如记忆中的青春 映照在梦中
一个名字被埋葬
无数个名字站出来
钉上村庄的模样
我困在一座城里
以沸腾的姿态
守望一堆燃烧的翅膀

【一簇金针突然死去】
筷子
 
如复活的剧情
重复念叨着一些邪恶的词
一个名字开始在口中摇荡
‘一定要砍下一些过往的影
不让梦重复悲痛’
僵直中
寻找下一个走向
剧烈间
感到突然 衰老
 

【一个身影跌倒】
筷子
 
像嵌入了一块锈蚀的伤
终年累月
偎依着无法抹去的宿命
那就做1 2 3的殉道者
在田间  缝补日子
悄悄采集一些破碎的镜面
采集一些鸟儿腐蚀的叫声
采集一些鼓手空出来的标本
以此,填补一个人的心跳
你行走于时间之外,避开
尘世纷扰
可还是被某些昏暗的面孔
硬生生烫伤
 
【记住一个挺立的身影】
筷子
仿佛在突然间
越发闪亮
如一片落叶
要飘向春天   飘向曾经绵延的色彩
更似一座山
一直坚守
一种泅出的物语落在灶台上
变幻着村庄几辈子的脊梁

无法治愈的疼
在梦的悬崖边
回应一些呼声
一些开花
一些长成外地口音
 

【向着天空,半滴眼泪倾斜下来】
 
筷子

一些枯竭的爬痕
被当成一杯月光
瘦弱的模样
如夜里一个斑点
被摇曳的身影掩盖
又似一条爬行的小路
把疼痛不停抬高又放下
剩下一簇灯火
在9月,静静靠近一声锈迹斑的鸟呜
一闪一闪潜入黑夜
夺去双眼
任一根纤绳打在结痂的步态中

【从广州到衡阳】
筷子
手里紧攥着一张火车票
像握住母亲佝偻的背影
像握住村庄震颤的呼唤
从一个颠簸的怀里倒出

一些乡愁   落下恐慌
一些乡愁  掩埋苦涩
还有脸颊上冻结的烟花
如一场瘦弱的萍聚
守望
 
【徒步】

筷子
 
前行的路上
软弱的内心静寂了一切喧嚣的本能
飞奔的眼球终于在下沉中
躲过了阳光荒芜的身影
只有树荫下
一只蚂蚁卑微的越过凹凸有致的脚印
如同一场无人问津的预谋
沦陷在嗜血的钟声中
挟持一堆名字
 
【梦里,一个人的眼神】

筷子
 
把自己漂成黑色
忘记黑夜曾留下的伤痛
去除一些昏暗的日子
努力打拼
像一只蚂蚁
修剪一下青春花白的棱角
渐白的心思被忙碌悄悄伏击
扒开一阵梵音
像黑夜一样把疼痛掩埋
我在荒凉处
努力逃脱一种窒息的命运
 
 
【吮下一条鞭子的颤音】
你长眠在大街上
一盏灯在雨夜迷失
一种颜色被秋风带走
如固执的刀痕
发出阵阵呻吟声

【奔跑的心】
筷子
打马而过的先民
如苍鹰,挤出沉寂的思绪
裸露出的黑色疮疤
从指间延伸下来
装帧一个人繁忙的昼夜

我惊醒于迁徙的步子
于一滴疼痛的泪里
透析荒漠以北的沉默
以另一种高度
偶遇一些溺亡的影子

在一把菜刀的哭声中
洗窃一些下垂的呻吟声
 
【昨天的故事】
筷子

失去水分
可以用粉底遮掩
但是昨天的诗意
还困死在一张尘世的脸上
那么,就静静舒展,一阵秋风藏下的隐私吧
因为,一束目光
还在为半块骨头绽放白色的柔

【取暖】
筷子
一个吻贴在脸上
像极了啄木鸟丢下的一个刺青
叫嚣着翻过额角
一种温度被唤醒
穿透一个人的耳膜
在一只蚂蚁颤裂的心音上匍匐

【影子】
筷子

背对着,一个影子
被撕咬的状态
放牧着空旷的寂静
回眸间
一个叹息重重截断了一个脊梁

挣开一条平坦的街道
城市在倒退中
砸疼了故乡的痛处

拉长一只耳朵
聆听从远方传来的悼词
一头老牛静凝的神态
仿佛一松口,一个季节就从田边很悠闲的冒了出来
 
 
【你深陷进一只雌鸟圈养的仪式中】
筷子
 

一种假象, 在午夜惊起
一片啼哭压倒了过去与现在的眼光

我以诗的名义
悼念三个农妇卑微的姿势
碾碎一些发黄的记忆
一些饥饿种进泥土
一颗麦穗很瘦弱
直不起喊疼的名字
麦田在逐个退却

【一种高度被一只候鸟吞噬】

筷子
宿舍里
几颗露珠熄灭了我打座参禅的想法
一些日子被俯冲而下的身影捆绑
我立在屋檐下
静静倾听一只鸟儿削短的方言
一只手 触碰到另一种温度
而秋天正用着一滴泪洗去发黄的凉
 
【15岁的孩子】
筷子
一些浮动的光
在向晚溺亡
你邀一只蚂蚁  守住尘世
 
你的眼神没有残留祭文遗落的陷阱
体内的声音被一种母语反复淘洗
15岁的孩子 倔强的摈弃掉用混凝土堆高的日子
只为活着感恩
 
【一条河流套住一个梦境】
筷子

月色中
一桩往事,溅起几束目光
你把一些日子嚼碎
隐晦的笑出 淤积多年的顽疾
 
打座  仰望
点燃一些光阴写下的碑文
只见,一堆炊烟被腾空而起的欲望打磨
一个醉汉捂住心口
总能看见端坐于门槛上的村庄
 
【伤口】
筷子

盯住饥饿  顶住骇人的心思
一块面包被倾斜的喘息声拼贴
一滴泪穿过
喷涌而出的声响
掏出大漠上那抹残阳
如梦中垫高的瘦影
被一座孤城缝合

【乡音】
 
筷子
 

竖起的耳朵里长出一声鸟鸣
一个影子在寒风中抖动起来
一种温暖被大面积拼接
我撒出一张网
一些风声盘旋着向上
在过往的风里追忆流年

一股锈掉的声响
一夜之间就感染了风寒
四处找寻游走的乡音
 
【阳光洒在院子里】
筷子
阳光洒在院子里
涌动的暖意
在一张纸上

抽出炊烟和信仰
高堂之上不断高举的粮仓
打开了一条河流
一些颗粒沉甸甸的

【 村庄,牵制一种目光】
筷子

白天,躲在一尾鱼的腹腔,修行
发出的第一声,就被一只大手点燃
夜晚,影子不见了,月亮长胖了
一些禾穗倒插进大地
寻找鼓噪的水分
如一把把利剑
被一串目光摇动
10多年未见的表哥
被贫寒的记忆挤进雨里 
 
【往事】

筷子
 

一次相遇,摊开多年的等待
那些尘封的韵脚
都是岁月谱写的执念
更贴近一只眸子眷念的前世
 
9月隐藏的火种
对视着一根闪光的钢针
高举过头顶的疼
直接扎入另一只眸子里
 

【故乡】
诗  筷子

故乡是孤独的影,
囚禁在独来独往地寂静里,
开出花,结出蛮荒的峡谷。
如一颗种籽,
悄悄靠近肉体,
靠近万物酣睡的黑夜,
以枯萎的方式
悄悄沸腾。

【一幕想象,很年迈】
筷子
1
不想听你说什么,我已倦了
伤了的心,被一滴泪压的很低很低
如一些单飞的麦子,在黄昏,要去掩埋风暴和相守一季的咒
2
你让一枚石子长成童话 ,长成昼夜割不掉的细节
那是一条河, 如倒挂的眼眶, 躺倒在废墟上

探出一个影,探出噩梦
蓄满镣铐,蓄满翻滚的脚步
走出凝望,走出漂浮的错觉
如一捆厚实的炊烟 ,怎么也走不出沉默的思念
3
一阵雨撬动一声巨响 ,一闪就是一个更夫敲碎的乡音
隔着几代人, 找不到省亲的墙
 
【不眠之夜】
筷子
 
被一只手掠走
一些梦醒着 ,一个影子出鞘
低低地刺入一声叹息中
 
一点点,虚晃
让一个剧情
透过1米之外的情话
悄悄躲进浊流中
 

【无题】
筷子

我以爱的名义
散落岁月无尽的沉默
一转身 
一半繁华 一半寂寥

一个故事 伤感
一曲衷肠  芬芳
一缕思念以终年的痴 滑落
在灰色的瞳孔里
返青的预言被一场戏剧勾兑 

悄悄犁过四季的炎凉
那头耕牛还藏在你心头 
 

 【小小的幸福,小小的我】

心中袅袅上升的气息
如同一抹暖阳 一池春水
独自欢喜  独自幽居
走走停停都是金湾的城 都是栖息的烟花
在燃放那年那月懵懂的欢喜

一些影清冷 一个故事单纯 如一幅画卷
静静摩挲着岁月深处
凝眸的温馨

彼岸盛放  烟花静好
瞬间 温暖了往昔的青涩
真实如林间寂寞的封印
生生繁衍着最初的相见
犹如一朵花 在岁月里静静闪现

简介:
筷子 真名  李青
81年生 湖南人 文字爱好者 诗歌爱好者 喜欢文字喜欢诗歌 。
 作品散见于【人间四月天】《直白诗刊》【我们的爱情止于文字】【诗歌月刊】【太白诗刊】【微诗刊】【诗歌周刊】等刊物
诗观 :诗,是生活的补充。
通联: 广东美芝精密制造有限公司装配分厂物流组
(广东佛山顺德容桂高新技术开发区)
邮编528306
电话  13424628453
邮箱 李青 <liqing4@chinagmcc.com>

【一缕湿寒虚掩】

筷子
 
虔诚地在梦想飘远的地方
打落一声尖叫
一个农民兄弟站在泥田里
守望
如一根稻草
在乡间小路上
托起沉默的刃口
来回打磨逆转的眸光

风挤过 
噬骨的乡音倒出寂寞  倒出8月的哭声
一些语言紧闭 
一些秘密穿过子午线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龙恒 2016-11-3 20:31
竖起的耳朵里长出一声鸟鸣
一个影子在寒风中抖动起来
一种温暖被大面积拼接
我撒出一张网
一些风声盘旋着向上
在过往的风里追忆流年

品读!欣赏!握手。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4-5-26 14:12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