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登录
中国诗歌流派网 返回首页

筷子的个人空间 http://www.sglpw.cn/?1961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6-10-23

热度 1已有 657 次阅读2016-10-23 22:57

【在轰鸣的工地上】
筷子
/我仔细辩认素末谋面的脚步声
/一些记忆沉下去
/一些景象枯萎成梦里回家的疼
/如拾荒者发难的蹲姿
/不小心点燃了清晨坠落的呼唤

【清晨的守望】
筷子
/美丽深处/
泪珠低羞/
朝阳亲吻/
梦喘息/
悲歌凋零/
你在破碎的唱词中
轻诵梵音
 
【雨水在低洼处潜伏】
筷子
一些从远方飘来的呻吟声 
散落在耳蜗边
如倾斜的月光
紧锁一些变硬的忧伤
你摇动一滴泪水
如梦境般晾起疼痛 晾起
被岁月催老的容颜
【穿过2月】
筷子
你端在一张火车票的伤口上
长距离 
画出一个带血的夜
坠地的瞬间
被勾兑成月光下刀客的情怀
【从广州到衡阳】
筷子
手里紧攥着一张火车票
像握住母亲佝偻的背影
像握住村庄震颤的呼唤
从一个颠簸的怀里倒出

一些乡愁   落下恐慌
一些乡愁  掩埋苦涩
还有脸颊上冻结的烟花
如一场瘦弱的萍聚
紧紧攥住守望的根
 

【厮守这片庄稼地】
筷子
一晃就很多年了
收割四目相对的默契
收割相濡以沫的爱恋
收割一串丰硕的果
收割一壶留守的茶
当夕阳红遍 稻子生长一种生活
那些镶在额头上的鸟鸣
任岁月流逝   任经年的风雨在心与心间碰撞
 
【一月   夜色】
筷子
 

一场雨
敲疼飘忽的心思
你在一双手的托举下
跌下时光
恰好击中一股暗流
如一场情事
在夜间 更接近一柄剑的温度
 
【镜子,忧伤】
筷子

一面镜子 交出黑夜
交出汹涌的声响
以及一只落难的狗

我在岸边
掩埋一块墓碑窖藏的离别
悄然转身
一条死寂的冷 铺展开
 
 

【一月,病了很久】
-----一些恶习便是执念,一缕春风便是尘世

   筷子
 
终于戒掉余咳
你在一月出走
如一枚红叶 舒展
如一把利刃刺破冬夜的冷
 
抱紧冬夜 抱紧无尽的萧瑟
一条河流经过我的身体
我躲在一滴墨的背后
一种隐痛
终于,从一月的病体中剥离出来
 

【一束光慵懒】
筷子
细腻的心思
卷缩在风里
如你失陷的眸子
一寸寸啃去
一些浸入骨头的疼痛

弃下彼此沉重的身份
湿热的尽头可有你流失的恋情
如一朵玫瑰
静静绽放

抱紧从梦里逃离的背影
一些隐私被依稀驱赶
静静燃放一块伤疤
疼痛的纹理还埋在后山

【疼痛】
筷子
清晨的阳光
经过一滴硝酸的腐蚀
蛰伏在我的眼里
成为窖藏的温度

拥抱一个眼神
虚构一场相遇
靠近或回忆
干瘦的风吹疼了你的影

想起家乡的稻田
还在饥饿中饱受枯萎
我呼吸着漂泊的苦涩
念念不忘灯火下渗漏的往事
 
 
 

【一个影子被风扶起】
筷子
 
 
拧紧一些目光
生冷的铁
撞击着村庄
抱住伤口  抱住出逃的方向 抱住一些佝偻的烟囱
你躲在体内  烙印出的心思
如一块巨大的阴影  压在心头
 
隐藏一些坚硬的往事 
隐藏一声鸟叫
麦垛间散落的汗水
干瘦且带着疼痛的麦香
我被一种声响投掷出去
一些诱饵就此留在了唇边
 
 
【拾穗者】
筷子

直不起喊疼的名字
麦田在逐个退却
一种假象 在午夜惊起
一片啼哭压低了过去与现在的眼光
恐慌来自三个农妇无孔不入的找寻
摸着悼念 用卑微的姿势
碾碎一些发黄的记忆
一些饥饿种进泥土
一颗麦穗很瘦弱
 
 
【取暖】
筷子
一个吻贴在脸上
像极了啄木鸟丢下的一个刺青
叫嚣着翻过额角
一种温度被唤醒
穿透一个人的耳膜
在一只蚂蚁颤裂的心音上匍匐

【影子】
筷子

背对着,一个影子             
回眸间
一个叹息重重截断了一个脊梁

挣开一条平坦的街道
城市在倒退中
砸疼了故乡的痛处

拉长一只耳朵
聆听从远方传来的悼词
一头老牛静凝的神态
仿佛一松口,一个季节就从田边很悠闲的冒了出来

【如苍鹰,挤出沉寂】
筷子
 
裸露出黑色的疮疤
从指间延伸下来
装帧一个人繁忙的昼夜

我惊醒于一滴泪里
透析荒漠以北的沉默
以另一种高度
偶遇一些溺亡的影子
在一把菜刀的哭声中
洗窃一些下垂的疼痛
 
 

【梦里,一个人的眼神】

筷子
 
 
去除一些昏暗的日子
努力打拼
像一只蚂蚁
修剪一下青春花白的棱角
渐白的心思被忙碌悄悄伏击

扒开一阵梵音
掩埋疼痛
我在荒凉处
努力逃脱一种窒息的命运
 
一盏灯在雨夜迷失
一种颜色被秋风带走
如固执的刀痕
发出阵阵呻吟声
 
【徒步】

筷子
 
前行的路上
软弱的内心静寂了一切喧嚣的本能
飞奔的眼球终于在下沉中
躲过了阳光荒芜的身影
只有树荫下
一只蚂蚁卑微的越过凹凸有致的脚印
如同一场无人问津的预谋
沦陷在嗜血的钟声中

 

【回首】
筷子
 
背起一只甲壳虫的叫声
让扎堆的空寂更加零乱
一些隔空的疼
掠夺了风中归隐的芒刺
你隔着掌心
裹住远去的呼唤
如一个人的行走
始终能唤醒草丛中一滴虫鸣的哭泣
 
                      【炊烟升起】
                         筷子
  
一节断裂的声音,落在身后。
目光,还保持着原始的挺立的姿态。
上升或撕裂。
一种咆哮在延伸中,在预谋和沉沦中,呼出一块历史的淤。
当炊烟升起,流亡在外的乡音就着细密的心思,在我的头顶挖出一扇木门。

在异乡, 我被钢筋水泥围剿,被林立的繁华与嚣喧涂改。
然而,一阵鸟鸣,就能缝补故乡之外的伤。
在山岗、河流以及健忘的褐色里,荒芜的东西一直存在,在内心疯长,如篝火炙烤。
 
       【握紧手心里冰冷的等待】
              筷子
      渴望用一张渔网,打捞一个真实。
     隐忍的心,能否在今夜打通一片寂寞的海?从而在你的梦里留下一首情诗。
     当余晖渐渐散开,熏风,在尘嚣外低吟。
     你独醉在哪一处夕颜下,
    是唤醒?是沉寂?这片落红的心思,这片远方的煦暖。
    靠近或离开,一种情愫躲在门外
    一个涛声扑来,引燃一些汹涌的欲望。
   倾斜的身板,逆着水流,做着鞭打状。

【乡音】
 
筷子

一个影子在寒风中抖动起来
竖起的耳朵里长出一声鸟鸣
一种温暖被大面积拼接
我撒出一张网
在过往的风里追忆流年

一些风声盘旋着向上
我在发胀的水面一寸寸矮下去
一股锈掉的声响
一  夜  之间就感染了风寒
四处找寻游走的乡音
 
【一幕想象,很年迈】
筷子
1
不想听你说什么,我已倦了
伤了的心,被一滴泪压的很低很低
如一些单飞的麦子,在黄昏,要去掩埋风暴和相守一季的咒
2
你让一枚石子长成童话 ,长成昼夜割不掉的细节
那是一条河, 如倒挂的眼眶, 躺倒在废墟上
探出一个影,探出噩梦
蓄满镣铐,蓄满翻滚的脚步
走出凝望,走出漂浮的错觉
如一捆厚实的炊烟 ,怎么也走不出沉默的思念
3
一阵雨摆动一声巨响 ,一闪就是一个更夫敲碎的乡音
隔着几代人, 找不到省亲的墙

【 村庄,牵制一种目光】
筷子

白天,躲在一尾鱼的腹腔,修行
发出的第一声,就被一只大手点燃
夜晚,影子不见了,月亮长胖了
一些禾穗倒插进大地
寻找鼓噪的水分
如一把把利剑
被一串目光摇动
10多年未见的表哥
被贫寒的记忆挤进雨里 

【一只眼 ,阴冷】
 

筷子
 

世俗的风声,堆高了一缕炊烟的心思
褪尽渴望, 虚拟一场呻吟
一座城消失 ,一座城让夜幕填实
欲望低吼 ,一种伤感随时光之手滑落

在浮肿处,窒息掉一滴泪出逃的方向
如一尾鱼,疼痛
卑微的往水面上吐出一圈圈风声,用来掩盖腐烂和回忆
 
 
【一缕湿寒虚掩】

筷子
 
 
一个农民兄弟站在泥田里
守望一根稻草
在乡间小路上
托起沉默的刃口
来回打磨逆转的眸光

风挤过惆怅  挤过噬骨的乡音
倒出寂寞  倒出8月的哭声
一些语言紧闭 
一些秘密穿过子午线
 
[简短的风 ]
      
——筷子
                      
守着旷野   
守住一只耳朵
抵达时间的凹处、
抵达一张脸  一夜就爬出的皱纹
交出味蕾 交出村庄
交出我心中的惶恐
        
假借另一只耳朵
倾听一对虫子的尖叫  
在逆光的头上  蒸发!
 
【夏天的一场雨】

筷子

夏天的一场雨,请把我的梦带入天堂
在时光的镜面前,放大想象,也放大自己。

你的呼唤像虫儿一样柔软,唤醒世俗,也唤醒爱情的本相。
挖掘或搜索。
一些沉默太久的锈迹,继续体会下一场要命的绽放。
那一刻,一只白蝴蝶停留的地方,正放大着岁月的印迹。
记忆里高调复出的小脸蛋,如桃红,偷偷藏在一场雨中,并且浮出我的梦,在自我毁灭前。
 
【母亲】

筷子

顶着烈日
孱瘦的身影,被汗水浸蚀
吞咽下 田地 菜地 菜市场
吃力的赶走眩晕 赶走高血压锁带来的困惑
疲惫的双手
将深陷的日子 ,收拾得干干净净
 
【那一年,尘封】
诗  筷子
 
远方的你 ,重新合上风吹过的方向
一声尖叫,在空中引燃。指尖夹紧的愤怒
尚未出发, 就被一些悲伤剔除

黑暗,更接近虚无的真相
荒芜,一片开花的石头

鱼,疲软
不顾我下沉的态度
压低喧闹
压低一滴尘,嚼成的文字
一串佛珠铺开曾有的姿态
追着风修行
 

[一些目光很衰败]

诗  筷子
 

一条河流,    渐渐失去一滴泪的滋养
一些呻吟声,  伸出墙外 , 跌入玉米地,被一滴汗水砸坏
我拿烟的手,开始怀疑黄昏
已经干枯的肠胃,被一只麻雀捉进梦里
 
墓碑上,一块伤疤,绷紧命运的纤绳
背起一条河流,让一记耳光更贴近现实
在人性的祭坛上
脚印,踩出一尾吃人的鱼
腾出的一只手,在鞭打谎言以及猛兽眼中锈蚀的幽光
我撒出的一粒种子,爬出云朵,耙出虚构的场景,能否垫高思想的高度?
一束光就要收割,在记忆的夹缝里,与目光交接。
 
【生活】
诗  筷子
1
生活被一根纤绳压弯
连同削薄的腰椎
穿过黎明  穿过午后的烈日 穿过夕阳西沉的头颅
一阵阵撞击 一阵风收取了你的骨头
一只鸟越过我 尖锐的喘息声
苍白的等待  灵与肉爬进一只棺木
2
在纤绳发出阵痛的时候
撬开青铜色的肤色
饮一口
把混沌的身影埋进上帝的眸子里
等待一些经书被风吹走
 
【与梦对峙】
诗  筷子
 
慢慢地 ,一阵风刺进身体,像极了一个人的倒影。一些习惯渐渐腐蚀,抬高一些从远方飘来的呼唤。
我躲在一颗佛珠里,紧贴青灯,紧贴一个人留下的温度,依然听到
拉长耳朵的回应。

渐渐矮下去的骨骼,倒挂僵硬,倒挂起四月思乡的情节。
一滴血染 ,一滴传承。
 

[眼中紧闭的风声]
 
诗  筷子
 

像落荒而逃的日子
在不经意间滑落

一些深埋在镜头里
一些横穿了整条河流

【花事】
诗  筷子
 

扬起寒光 ,一直向南的呼唤
企望,一把深山的锁
锁死向暖的姿态,锁死低语的时光
锁死深埋在肌肤里的怀念,锁死村庄哀伤的情怀

一只鸟飞过
带着深秋消散的孤独
梳理,空地上留下的线条
一些宿命,穿过阳台,穿过一股强大的气流
在指尖遍染一缕花事
 

[一曲赞歌  ,依山盘水]
文  筷子
 
展开层层吆喝
您的笑靥荡漾在风雨中
如梯田般耸立

耸立的阳光
还在远方拨动
升起的炊烟
裸露出一个温暖的名词
家,多么温馨的渴盼
一如生活中昂起的辛酸
在阳光的打磨下
重复一个又一个单调的动作
 
 

发白的月光
如中了蛊毒
一口血染红了深夜铺开的思绪
太阳出来的时候
呻吟声还在回响
一杯清茶渗进记忆
一些细碎的力量被另一种力量攻击

一些钢板的硬度,随即被呼出
一些节气破解不了蹲下来的瞳孔
一个呵欠还挂在嘴边
您守望的稻田
犁出一片温暖
 
笑声,躁动起来
一个古铜汉子
紧了紧心中笔直的腔调
一直行走在我记忆的深处

【夜, 铺天盖地】
诗  筷子

异乡,夜,清冷。
铺天盖地,等待几粒星光出逃。
一滴,滴在秋后;一滴,重现儿时的快乐。
一些风还在拍打8月鬼魅的黑,我如一只蚂蚁, 在街角, 饱受风霜,饱受时间一点点坍塌。
还好,脖子上一条河没被挖走。
我深陷在父辈的皱纹里,有一丝情绪被瞳孔埋葬。
一边遗忘,一边毁灭炊烟下拖出的沉重。
一个老人空寂的疼,被一寸寸裁断。
坍塌的眼泪,一点点剥落又一点点愈合。
暴走的魂魄,在昏聩的霓虹灯下滋养。
噩梦和失事的渴望,随一滴麦子下沉,下沉-------
无处安放的方言,终于放开狰狞,大声呼喊远方亲密的面孔。
我在一只鸟一弯再弯的目光中,喊疼了一颗正义的子弹。
 
【一只蝉】
--
   ------祭奠我那走失的爱情
筷子
 

一些时不时发病的伤痛
沉重,压疼了一声嘶鸣
你在不断扩宽的墓地
止不住鸣咽

多像深秋的一只蝉
用剩余的歌喉喊出了束在梦里的召唤

【空茫的病根】----答谢游子雪松
   筷子
一声狗吠
被凝固的思念带走
夜深
刺眼的目光
打碎喃喃自语地故乡
一个名字飘落在异乡的黑土地上
再没能直起来
你口含一座素白的城
如梦里盛宴的雪松种子
沦陷在这个无雪的季节
 
 
 
 

【棋盘,沉寂】
筷子
一根尺骨吞下一场雪
如一场病变
在寒冬堵住追风的行踪
一个17岁的少女 美丽
任由一些高悬的疼痛砍下隐形的面目
 
尸体燃起一个归宿
你与刘邦瓜分一条河流
皱纹里爬出一些腐蚀的哨音
还在默默狩猎一些咒语

注:在四川省康定县一个由寺庙改建的民俗展馆,有一件烟具,叫“人骨烟杆”,传说是藏区农奴制时期上层喇嘛的权贵象征,它取自活着的17岁少女胳膊上的尺骨做成,传说用少女的骨头抽烟,大吉大利。此外,寺庙里还有人皮鼓、人头骨碗……
 
 
【卖茶叶蛋的老妇人】
筷子
 
不倒的意志在又一轮寒潮来临前
溅起一闪而过的苍凉
一声轻唤击落眼中刹那的欣喜
一个城管死死掐住一群呼声
一根脱落的骨头蜷缩在梦里
撒出黑色和紫色的味道
 
【村庄的冷】
    筷子
 
 
醒着或对阵
你卑微的睡去,如石头内部不断渗出的目光
继续响起一些起伏的咳嗽声
颤抖着握紧沉默的守望
一只手躲进寂静中
另一只手却劈开了一张憔悴的脸
 
拥紧一个狗啃剩的名字
一种嚣喧的高度被掠走
年迈的父母 ,在苍茫的寒冷中被一种习惯覆没
犹如村庄塌陷的疼痛 在空气中凝固

【一滴水柔软】
筷子
如一枚落叶
在季节深处 叩开不堪重负地苦涩
取出体内瘦弱的光线
取出三百年前静念的诗句
低下暗疾 低下一些锋利的东西
一缕红尘 独自在幽暗处撰写忧伤

【老井】
筷子
 
你在他乡
还原一些凝噎的心思
如乡村多年的荒凉
被一些人默默刻录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龙恒 2016-11-3 20:33
拥抱一个眼神
虚构一场相遇
靠近或回忆
干瘦的风吹疼了你的影

您写的都是短诗居多,很精辟,赞!
回复 筷子 2016-11-4 10:11
龙恒: 拥抱一个眼神
虚构一场相遇
靠近或回忆
干瘦的风吹疼了你的影

您写的都是短诗居多,很精辟,赞!
  
回复 龙恒 2017-4-22 21:32
  

facelist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4-5-26 13:27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返回顶部